抹不去的巴塘印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23  来源:甘孜日报  浏览次数:1096
0
核心提示:◎董兆禄 临别之时,最是难舍时分,那是1998年的一个清晨,离休后的我正式离开巴塘,透过车窗,望着离我渐行渐远的那片热土和四
 

◎董兆禄

   临别之时,最是难舍时分,那是1998年的一个清晨,离休后的我正式离开巴塘,透过车窗,望着离我渐行渐远的那片热土和四十余个春秋都没有看够的山山水水,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就像1949年底含泪离开生我养我的北方故土一样……20多年过去了,那一张张旧得发黄的老照片,那一块块用青春和生命换来的印记,时时在我心灵深处闪烁着永恒的光芒,至今仍是那样的刻骨铭心。于是按捺不住内心熊熊烈火般的赤子情怀,想用自己在巴塘开展民主改革和平叛工作的点滴去找寻人生足迹,回味其中的酸甜苦辣。

   我于1955年1月从理塘随牦牛队翻雪山、过草地,步行十二天抵达巴塘。2月份被分配到东区工作队,随即深入乡村开展“团结、治安、生产” 巡回宣传工作,同时帮助群众开展春耕生产、开垦荒地、发放农具等工作;10月参加民改积极分子培训班,培养农村积极分子,为民主改革培养骨干;1956年2月,带领工作组赴小坝村、江邦顶村等宣传民主改革的方针政策、农民协会章程、自卫队章程,开展废除高利货、解放安置娃子等工作,为民主改革工作打基础。

   掩护 保证同志安全

   1956年3月21日,巴塘发生叛乱,万恶的叛匪包围县城并切断了水源,干部们分别被围困在东南区工作队驻地江安西房子和县工委驻地县政府大院。为确保全体工作队员的安全,巴塘县工委决定将东南区工作队全体队员撤回政府大院,以便集中守卫力量,等待部队解围。

   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县工委副书记洛却同志即刻决定由我带领12名武装人员负责完成掩护和殿后任务,要求我们掩护所有队员从江安西房子安全撤离后才能撤离,并给了我两颗短把手榴弹,把我的七九步枪换成了英国马枪。我们严格执行命令,等工作队的所有队员安全撤离江安西房子后,武装人员才撤离,撤离途中在田地里我们发现了在撤离时迷失方向的达娃志玛、泽仁志玛等同志,我们带着她们一起安全撤回政府大院。在县工委后门,前来迎接撤回政府大院队员的县工委刘殿忠书记一看见我就急切地问道:“所有队员是否全部安全撤出?”我告诉刘书记12名武装队员是在掩护所有其他队员安全撤离后才撤出来的,保证一个也没有落下。刘书记非常高兴的说:“同志们辛苦了!”并同武装队员一一握手。刚完成掩护任务,我又接到了新任务。刘书记指示我马上到政府武装班报到,参加夜间执勤保卫工作。

   奇袭 叛匪胆战心惊

   1957年上半年,俄巴曲批、呷马饶登纠集巴塘县东南区和北区的叛匪500余人盘踞在岗珠、桑洛溪一带,先后袭击了莫多、错翁工作组,造成我干部4名牺牲,3名负伤;之后又袭击了英各贡工作组,烧毁基层干部的房子,打伤不少积极分子;在岗珠村,抓了来此走亲戚的郎翁村藏族百姓呷马,说呷马是爱汉人的积极分子,穷凶极恶的叛匪当众对呷马进行毒打后将其杀害。并扬言道,凡是爱汉人的,呷马就是下场,气焰十分嚣张,手段令人发指。

   为歼灭这股叛匪,县指挥部集中一个营的部队,先后三次到桑洛溪剿匪。桑洛溪地形复杂,道路艰险,加之我们部队人多目标大且在明处,狡猾的叛匪隐藏在山间树林里不断打冷枪,我们先后牺牲了七名战士。于是县指挥部决定调整剿匪部署,组建武装工作队,深入叛匪盘踞地区,一方面发动群众,让大家充分认清叛匪的真面目,另一方面,组建灵活精干的武装小分队,与叛匪打游击战。我们小分队声东击西、神出鬼没,不断袭击叛匪,令叛匪防不胜防、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有一次,我们组建的一支五人小分队,在向导的带领下,沿着密林中的羊肠小道行军七个多小时,到达桑各溪村的一座庄房附近时,突然发现有十几名叛匪在此守点。小分队紧急研究战术,决定由毕云同志带领两名民警从房前方进攻,由我和一名民警从房后堵击。经过近半小时的激烈战斗,打死叛匪二人,打伤一人,缴获两支步枪,而我方无一人伤亡,受到了指挥部的表彰并通报全县。

   搜寻 挽回群众损失

   1960年8月18日,拉哇乡村民曲登、洛松等从巴塘县城出发给甲英乡驻军送粮食和副食品,返回途经洛必后山时遭遇叛匪抢劫,四头耕牛和三匹马被抢走。县指挥部当即下令九连沿错龙沟向白玉后山一带搜索,令八连向郎格、洛必后山一带搜索,令七连连长带领两个排沿金沙江一带搜索。三支部队接令后在丛山峻岭间整整搜索了七天,但毫无线索。8月25日夜,县指挥部命令我带领地方干部、民兵和七连一个班战士到甲英乡后山一带展开搜索。接到命令后,我深感任务艰巨、压力大,因为在此之前那么多部队在山上连续搜索了七天都没有找到,难道我带领十几个人就能找到吗?但命令必须服从。当时,我们甲英乡工作组只有七名干部,我带上四名干部,并组织观察牛马脚印经验比较丰富的孔科曲登等民兵,我们一行十五人连夜从上甲英村出发,翻山越岭找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早上八点左右,我们正顺一条小路向仍巴渡口方向搜索,突然遇上了一名叛匪,眼疾手快的若巴同志一枪打中那个叛匪,叛匪应声倒地滚下悬崖。我立刻命令同志们提高警惕,做好战斗准备,并带领五金次登同志到悬崖下找到叛匪的尸体,五金告诉我该叛匪系甲英乡上甲英村富农分子结治曲登,是甲英乡叛匪的主要头目之一。得知打死的是一个叛匪头目,我心中异常激动,同时心想其他叛匪应该也在这一带。于是带领部队的一名副班长和五金次登同志继续顺山坡往下搜索,当我们快到沟底时,一伙叛匪向我们开枪射击,我们当即用步枪、手榴弹狠狠还击,打得叛匪四处逃窜。我们三人将叛匪打散后继续向沟底搜索,发现被叛匪抢走的耕牛和马匹全部拴在沟底的森林里,当时的那种激动劲儿真是一言难表……我叫副班长即刻返回山上通知其他同志迅速到沟底汇合,此时天已经黑了。队伍在沟底汇合后分成三个小组,立即在附近森林里反复搜索,没有发现叛匪,安排好岗哨后我们天当被、地当床,就地夜宿。

   第五天一大早,我们赶着耕牛和马匹,沿着羊肠小道向山顶前行。快到山顶时,发现七连长带领两个排正在那里搜索,看到我们将耕牛和马匹找回来时,他们激动不已,连连称赞我们是好样的。七连长用报话机向县指挥部报告了我们的战绩:打死叛匪骨干一名,缴获步枪一支、子弹数发、藏刀一把,并成功找回被叛匪劫走的四头耕牛和三匹马,而我方无一伤亡,任务圆满完成。我们又一次得到指挥部的表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离开巴塘20多年时间了,可巴塘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仿佛刻在脑中、烙在心头。我非常有幸在巴塘的那段岁月里为党和人民做了我该做的工作,尽了一名党员应尽的义务。反复回想:值得!

 
 
[ 资讯搜索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指导
甘孜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业务主管
甘孜州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承办
© Copyright 2007-2014 中国中小企业四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1006773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