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康定情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19  来源:甘孜日报  浏览次数:1104
0
核心提示:◎郭昌平 围绕寻访,欧阳鹤龄先生专门写了一篇《考证,康定情歌作者的前前后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是这样介绍他的寻访工作的:
 

◎郭昌平

   围绕寻访,欧阳鹤龄先生专门写了一篇《考证,<康定情歌>作者的前前后后》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是这样介绍他的寻访工作的:

  “同时还积极投身革命,为反对蒋介石的独裁统治曾写了《反法西斯蒂》《杨杏佛之死》《恐怖线下》等文学作品。他在重庆任市府秘书科员,作《新蜀报》及成、渝、达、沪等多家报刊画刊任文艺副刊编辑,以及后回达县专署任秘书,女子中学教书,回乡任乡长,庆、马、隘三乡联小校长和一个女子相爱受挫及解放后从事文艺工作……等情况。李依若的形象在我头脑更加清晰了。我后来又多次去了马渡、庆云、隘口等地了解调查。二00二年开始撰写‘《康定情歌》的真正作者是李依若’一文,相继在《四川政协报》、《西部潮》、《湖北科技报》和《四川党政网》、《知识产权网》、《英特网》等多家媒体发表。

  二00四年四月,我在重庆买了摄像器材,在女儿欧阳瑷和女婿段锦珑陪同下到自贡市去采访四川轻化工学院宋方信教授和熊仲文先生。本以为宋教授与李依若是同学或同事关系,没想到一见面,宋教授当年才六十七岁,与李依若相差了十多岁(李是一九一一年出生),宋教授谈到他是从一位轻化工学院的学生粟文明那里获取的信息。他从昔日同学熊仲文那里了解到,早在一九九五年熊即听粟向他谈起《康定情歌》在他的家乡宣汉马渡乡百丈岩的一位李依若当年的好友(刘树仁),在八十年代给他爷爷摆过的……在自贡没有了解到熊仲文先生的住址和联系方式。

   临别,宋方信教授将他著文指证李依若的原稿和他收集的相关资料无私地提供给了我。我们第二天到富顺晨光化工研究院找到了粟文明。粟文明向我讲起他向熊仲文和宋教授提供作者李依若的情况,他说:‘一九九五年6月15日,熊仲文先生夫妇来学校找两位同学,因他儿子落水,这两位同学舍命救人,虽未能救活儿子的生命,但他们仍想找救命恩人表示谢意。但我在学校未找到这二位同学。我请他们到家作客。通过摆谈得知熊先生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他是个文化人,爱好广泛,文学、艺术、吹拉弹唱样样能来一手。’

   熊谈到音乐和民歌时说《康定情歌》被收入世界十大民歌之列,谈到这里,好像突然触动了我的神经,我冲口而出地说:‘《康定情歌》是我的家乡马渡乡百丈岩李依若创作的。’这事大概是八十年代初,我爷爷经常给我讲李依若与康定李家大姐的爱情故事编的这首歌,爷爷还经常教育我以后把书读出来有了出息,要像李依若那样不欺穷,要为国家和社会多作贡献。一九九六年的秋天,宋方信教授听熊仲文先生讲了以上故事,专程来晨光化工研究院找到我说现在康定人悬重赏寻找作者,他来找我证实此事的来龙去脉,当下我又给他讲了这个故事。宋教授说有两个问题感到困惑。一是成都距康定那么远,李依若当年到康定是乘坐的什么交通工具?第二,溜溜调似乎只有湖南才有,川东北似乎没有这种用法。(宋教授有所不知,溜溜调在宣汉民歌、山歌里的运用多得很,事实上江南各地用衬词“溜溜”都很普遍)

   第二天我们又赶到绵阳,因为李依若从小养大的侄女儿李开秀和女婿张乃中在绵阳教书,我想从他们口里了解一些李依若的情况。

   我先到绵阳市教育局向局长提出查阅教师档案,看他们在哪个学校?住什么地方?这位教育局长亲自查了档案没找到,他建议我们到《绵阳日报》登寻人启事,于是我们又到了绵阳日报社,向接待人员咨询登寻人启事的事,一位女同志说要六百元一天,我嫌费用太高就在与她磋商时,旁边一位30多岁的记者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宣汉人,他问我是否认识刘梓权?我说刘梓权是我的好友,他才说他是刘的姨侄儿,于是这位老乡非常高兴地出点子说,你有没有关于李依若的文稿?我说有。我当即给他一份,他说我推荐到《绵阳日报》发表,在文章结尾加一句寻找李开秀和张乃忠的信息即可,这样用不着花寻人启事的费用。报社还要给你稿酬。我想这个办法很好,当下就委托他代办,我回家再等他的佳音。

   第二天从成都乘火车回宣汉,不几天又上马渡去调查时得知,李开秀夫妇解放后在简阳(我错记为绵阳)教书,并早已退休。现在在成都林业厅他后人家里,我才明白空跑了一趟绵阳。

   2003年初夏,我又一次到马渡,在退休教师于升骥和雷洪远的陪同下饱览了马渡的石林,欧家寨及马渡的山水风光,并制成碟片向马渡乡政府和一些朋友发送,还向地方党委建议挖掘整理民歌,开展比赛,打造民歌之乡品牌得到党委书记廖达宇的重视,2004年组织了全乡人民掀起民歌比赛热潮,扩大了民歌之乡马渡关的知名度。

   二00六年,拙文‘《康定情歌》的真正作者是李依若’陆续在《中国文化报》网站和《四川文化报》《四川音乐》和‘网易’‘百度’等多家媒体发表又一次引起轰动,宣汉县政协领导建议我写‘李依若传记’和电视剧本。为了体会康巴文化,我于2005年5月12日在县政协选了几本宣汉县文史资料和《宣汉三十六历史名人画像》及著名画家王君异画传等分赠甘孜州委宣传部、甘孜日报社、甘孜州政协和康定县政协的书籍于5月13日独自一人带摄像机向康定出发。

   次日乘火车抵达成都即马不停蹄地赶往西门汽车站买好到康定的车票来不及用餐买两个面包即坐上开往康定的大巴,坐在了最后一排,当天太阳抵倒车子庇股晒,我又晕车,倒在后座非常难受。前排有一位甘孜州武警支队的副政委询问我的情况,我即给他一份文稿引起他的兴趣,临座一位联想公司成都分公司负责甘孜阿坝片区的经理叫付光明的年青人也向我要了一份,他看了颇有兴趣。

   我不失时机地给他们作了介绍,付总和武警政委对我十分热情,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那位武警干部说你在康定采风有什么困难尽量跟我联系,我一定帮忙。那位联想分公司的经理是到甘孜县去处理一个业务上的紧急纠纷的,他说很敬佩文化人,就不到甘孜去了,专门在康定陪同我耍几天。就这样一路得到他们的关照顺利到了康定。”

 

 
 
[ 资讯搜索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指导
甘孜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业务主管
甘孜州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承办
© Copyright 2007-2014 中国中小企业四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1006773号-11